•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旅游>登菜溪巖主峰鐵尖山

      登菜溪巖主峰鐵尖山

        □林智標

        最大的悲催莫過于艱難地爬上高山之巔,俯瞰群山起伏,碧翠如海,霧靄漂浮,如煙如幻,卻發現相機沒電了,崩潰了。

        自從眼疾復發,謹遵醫囑不敢參加高強度的戶外活動已有些時日了,然而既成的欲望非但不因時間的流逝而減弱,反而因為時間的冷落而愈發強烈,朋友一聲召喚雖也猶豫片刻,旋即燃起了“走一走”的沖動,“走一走”,輕柔的像似在撫慰脆弱的心,實則是最壓抑最沉悶的迸發。

        菜溪巖鐵尖山(當地人習慣叫鐵山)之行早有念想,這種念想來自于肩挑手提的艱辛年代,來自于祖父輩們茶余飯后的閑談與枯瘦的臉上黝黑黝黑的皺褶里,這樣的念想似乎有點遙遠縹緲,不實在,卻在心底年復一年蓄積發酵,并隨年歲增長愈發清晰可觸。登山運動與其說是健身,不如說是對某種欲求的滿足和情緒的釋放,凡能登山者大都無病患之可憂,而欲求不滿足,情緒不釋放,則可淤積成病。鐵山之行實則假登山之名而謀情感之事,準確說,應該是一次追思之行,追祖父輩的腳步,思祖父輩的艱辛,追思其實很沉重。

        可以說,鐵山是名副其實的大山深山,而現代文明與科技輕而易舉地縮短了人與自然的距離,鐵山也就變得不那么大,不那么深。從縣城出發僅花一個多小時就穩穩地抵達山腳下,山路雖曲折蜿蜒,卻無顛簸之苦,況且峰回路轉盡顯山水之靈氣,倒覺的一路風光迤邐,心情自然十分愜意。上山的道路正在修建,便棄車沿路坯再徒步行走近兩個小時就登臨了鐵山之巔。徒步的樂趣在于檢驗體力并由此張揚毅力,體力充沛者自然可橫刀立馬狂妄自傲,體力不足者亦可一步挨一步見證不屈的毅力,之所以登頂者都喜歡長嘯而不止,概皆以勝利者而自詡吧。

        鐵山很尖,尖到只能容納幾塊巨石的橫臥豎立,立于這樣的山尖,自然應該遠眺而歡呼,而此時霧靄沉沉,群山依稀,竟突感驚恐而不安,明知山尖突兀,壁立千仞,不可測的深淵實在令人膽戰心寒。這一刻人變得十分怯懦,酸甜苦辣被無限制地扭曲夸張,幻化成極其無奈的孤寂與無助;這一刻人也變得十分多情,悲傷離合似乎瞬間脫離了自我,變得十分忘我的悠然。通透的視野再驚險卻明朗,而不通透的視野更讓人恐懼至絕望。

        不多時,后來的驢友蜂擁而上,山尖多了幾條生命蠕動開始躁動起來,吼一吼是必不可少的,回聲當然是微若蚊蠅,那就再吼吧,歇斯底里地吼,要不就爬上矗立于峭壁的巨石以傲立之姿做一個雄鷹展翅之勢,于大山之巔一顯陽剛之氣,宣泄一下胸中久淤的壓抑??蛇@不看則已,一看自然是嚇出一身冷汗,生命自然不可平庸,沒有挑戰的人生是無趣的,可是任自將活生生的生命折騰至毀滅的邊緣去換取不平庸的人生代價畢竟昂貴。

        由此我想到我的祖父輩,當時他們或許也曾登此絕頂,那一定是脫下一身潮濕發霉的衣褲在此晾曬吹干,他們一定盤著腿坐在這石頭上各自默默的吧嗒著旱煙,迷茫的雙眼一定看得很遠很遠。我想即使他們也爬上那矗立著的巨石一定也不會做雄鷹展翅之勢,他們也從來不會去思考生命的意義,更不會想著招數去喧嘩生命的精彩,有的只是一份沉沉的責任與牽掛。當然,他們也冒險過,也曾將生命置之度外,為了逃避關卡他們夜闖森林,盡走險山惡路,他們只有一個信念,讓肩上的木材安全扛出山?!澳菚r候上山扛木是用命來換錢?!倍嗄旰笠宦曢L嘆,嘆出多少酸甜苦辣,這是用生命在撐起責任。

        面對全身裝備的驢友,我看到祖父輩們打滿補丁的粗麻衣褲和黝黑發亮的草鞋,相同的大山,不同的來客,時不時讓思路斷崖而難以聯通,一路上,一直在找尋祖父輩們的草鞋腳印,始終不敢去撿拾任何一枚,卻聽到得疲憊的喘息聲此起彼伏,也該歇息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怯怯地說:鐵山,我來了!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