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旅游>寂寞就來榜頭洋山看石頭

      寂寞就來榜頭洋山看石頭

        □林智標  文/圖

      1.jpg

        要是踩著了馬蜂窩怎么辦?要是碰上碗口大的蟒蛇怎么辦?要是不小心掉進廢棄的墓坑怎么辦?桀驁的山風有一陣每一陣無節奏地呼嘯而過,湛藍的天空下懸浮著墨色云團,似乎故意配合著山風營造了幾分隱隱約約的猙獰。是自己走快了還是他們放棄了,偌大的山頭就自個兒在孤零零地攀爬,軟軟的夕陽時明時暗,恐懼感,渺小感,在一次又一次的不?;赝芯蹟n而來。

        爬,繼續爬,必須趕在夕陽下山前到達最高峰??墒巧椒暹B綿呈梯狀一級一級攀升,可見的最高峰尚還有不短的距離,倘若一山更比一山高,即便在夕陽下山時到達最高峰,回來的路呢?那一定將在群星閃爍時方能下山,這么一想,又一陣錐心的恐懼從腳底汩汩而涌,思忖著萬一走不到最高峰,突然就沮喪了起來。不在乎有沒有目標,而面對一個既定的目標不可挽回的夭折,這是一場多么殘忍的現實。

        腳步當然是堅定的,在恐懼與期待中人是不懂的疲倦的。上山沒有路,好在山上草木低矮,朝著山尖的方向,硬是踩出一條隱約可見的優美弧線,回想著一路密布的荊棘與絆腳石,突然就覺得這是一條極具質感的弧線。

        此時已立于山峰之尖,縱然喉嚨生煙,而所有的疲頓,恐懼,以及由此生發的沮喪憂怨,早已隨著任性的山風飄散向不可及觸的遠方,爽爽然的意欲來一個竭嘶底里的呼喊,張著口卻發不出聲音。這不自大嗎?于萬千大山自己不過一點蚍蜉,一聲狂妄的呼喊能證得了什么?不過用遲鈍的聽力來撫慰自大而恐懼的內心,若不自大安能恐懼?山尖之外自然有更高的山峰,但很遠,很遠的山峰與我沒有多大的關系。

        西邊的天際聚集著厚厚的云層,夕陽從從墨色的云層后噴射出一排耀眼的銀白色光簾,光簾下群山暗黛,靜默沉著,群山下密集如爬蟻的房子在偌大的山凹里無序地蔓延,填充了整個盆地,兩條如白練飛舞的溪流泛著逼人的寒光,連同斑斑點點的建筑體,勾勒出一幅淡雅清素的夕陽畫卷。

        夕陽點燃了人們的惆悵,而在草木漸已蕭索的仲秋于高山之巔獨自一人浸沐在夕陽之中被激活的是沉沉的落寞,山風漸漸冰冷,臨崖盤坐在尚有余溫的巨石上,竟接連打起了寒戰,寂寞如一群蠕動的小蟲子在全身上下爬爬撩撩,所有的人和事如電影般一幕一幕滑過去又回來,卻始終沒有片刻停留,因為即便在鬧市中繁忙奔跑的人何嘗不是一具孤獨的靈魂,而孤獨的靈魂是不需要相互寒暄的。

        此刻,身后的山尖突然闖出一部軍綠色的越野車,整座大山一時便生氣了起來,車主人從車上下來驚訝地相互對視了片刻便掉頭返回,汽車的轟鳴聲與一小縷濃煙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下山吧,等及太陽下山了將更冷。

        雖然尚不知下山的路有多長,順著越野車的留痕一路急走,心里倒也覺得一點寬慰與溫暖。而真正給我溫暖的是路邊的那一座瑪尼堆,不管是童趣的泛濫,還是對某種宗教的信仰,多少有點人性的閃光。也許是對大山的眷戀,或許是對自然的敬畏,符號式的行為多少帶有神圣的意味。大山本無情,則因生命而有情,倘若一座大山果真溫潤了一方靈魂,則幸哉!

        這座山在仙游榜頭叫洋山,洋者非洋人之洋,乃海洋之洋也。

      <>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