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夏天軼事

      夏天軼事

        □吳清華

        大凡名字帶“寨”的,似乎與山密不可分,依山而建,聚族而居,繁衍生息,也是天經地義的。大凡有人出入的地方,留下一些傳說掌故,以供后人茶余飯后,咀嚼戲談,也是自然。

        雞冠寨,藏在莊邊鎮上院村群山萬壑之中,不在山底有溪水潺潺而過之處,卻在群山之巔傲視眾生;雞冠寨,只剩幾截殘垣斷壁,當年煙火蹤跡不復存焉。

        探訪雞冠寨的快樂在于過程,一行人從陌生到熟悉,一路交談甚歡,一路收納原生態景色。山高林密,乍陰乍陽,自帶幾分探險的刺激感。腳下的路充滿野趣,鮮見鋪砌的石頭,但見裸露的泥土,經年落葉層疊鋪展,一派地老天荒,踩上去“簌簌”作響,一不小心來個與大地肌膚相親最直接的方式,帶來善意的歡笑也是有趣。蕨類植物,如芒萁,不時從穿著苔蘚衣的石頭下伸出,優雅、簡單。還有開著紫色花的地菍,這種極具食用價值、藥用價值、觀賞價值的鄉土野生植物,以匍匐的姿態,以淺紫的微笑,來迎接欲揭開雞冠寨神秘面紗的人。

        走在這座天然的氧吧里,使感官格外敏感。知名的,不知名的樹負勢競上,爭高直指,和諧共生。畢竟人跡罕至,這些樹木得以自然生長,走在其中,用南北朝吳均筆下“橫柯上蔽,在晝猶昏;疏條交映,有時見日”來形容,貼切極了。偶有樹上枯葉連著斷枝豁啦掉下,驚起飛蟲。鳴蟬帶著夏至前后的金屬聲,此起彼伏,不時鳥聲啼轉穿透山林而來,也是天籟之音。

        山上最不缺的當屬漫山遍野的竹子了?!巴窭恕睒s登“莆田新二十四景”之一,而通往雞冠寨的山麓屬于望江山山脈,自然也是竹海茫茫。來這里,可以在竹子的王國里,欣賞竹之曼妙風姿,虛心向上,正直有禮,謙謙君子,認識竹之繁多品種,毛竹、方竹、梯竹、簍竹、苦竹、甜竹……揣摩東坡居士“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恍然大悟山下村民鋤地澆菜時臉上的那種淡然與怡然,原來是與世無爭的不俗。

        登山的自豪在于一覽眾山小。當你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之時,被告知雞冠寨到了,不免喜出望外,接著一驚一疑。驚的是眼前出現的是一座險峰,一座山脊之道只可容納一兩人并排而立的險峰!

        寨址在哪?在險峰的左側下端位置!疑竇叢生:為什么稱作寨?這樣一處險峰,要在其中居住,無水,無土壤,無道路相通,如何?只為躲避土匪或是日本鬼子的掃蕩而逃入此山,不食煙火?……當地人說不清歷史了。一定要追根溯源嗎?當地人似乎不熱衷。自然奇觀里故事傳說滿天飛,雞冠寨呈現一張白紙的溫度。然而不妨礙探訪者的興致。

        興致所至,自是歡喜,何況山頂風光無限!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讓其美得獨一無二,美得摧心傷肝。那是怎樣一把利斧呀,將山頂劈成兩肩,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讓,左側石壁紋理清晰、刀工講究,像巨型屏風雄峙,右側雜樹叢生,秀色可餐。整座山從側面看,形似雞冠,碩大無朋,故而得名;站在山背,近距離看去,更像是馬頸,草木不就是馬之鬃毛?脊背上早有幾竿彩旗迎風獵獵,那是戶外探險者插上的勝利之幟。不敢往雞冠頂端走去,可以小心走上巖石幾步,御浩蕩山風而行,御瀟灑天“馬”而行,或是聽“雄雞”一唱,任你的想象馳騁于天地浩渺間,豈不快哉樂哉?

        山下村莊被山圍了個圈兒,像是襁褓中的嬰兒,此刻正暖暖地享受著世外桃源般的寧靜,一條條村道串起兩旁的新房與舊厝,大小不一的農田星羅棋布,每一種鄉村意象都使人格外親切。視線再往上,是一望無邊的綠海,畢竟夏季的主色調就是各種綠,深綠,淺綠,墨綠……每一份綠意都能盎然游弋于你的心湖!遠山含黛,群峰競秀。天,愈發高遠,云,愈發飄逸。

        撥開草叢,往左繼續前進十幾米,赫然出現一根巨石,沖天而立,名曰“生命之根”,形態逼真,嘆為觀止!順著同行者的手指方向望去,對面山壁有兩處裂開的石縫,形似會陰,幽深神秘。無須臉紅耳臊,大自然也深諳生命綿延不絕之理,人有男女,山有陰陽,慨然坦然廓然!

        “我見青山多嫵媚”“造化鐘神秀”,諸如此類的詩句洶涌而來,或者干脆詞窮,枯澹靜坐也是極佳的放松方式。你發現眼里心里裝下了山的千姿百態,山的沉穩包容,山的神秘智慧,你的世界似乎有了一點變化,你更發現革命老區上院村雞冠寨所在山峰,可以壁立千仞,可以亙古守護,也可以成全仁者樂山之約!

        山,叫望江山,莆陽高標望江山,寨,叫雞冠寨,撲朔迷離雞冠寨。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