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化>上黃竿媽祖信仰模式

      上黃竿媽祖信仰模式

        □林勁松

        上黃竿媽祖信仰模式具有普遍性,這是我在學習弘治志時發現的。

        莆田市荔城區西天尾鎮北大村上黃自然村是明初海島移民?!吨乜d化府志》卷之七說:“湄洲嶼,海上島嶼。若湄洲,若上黃竿、下黃竿,與夫南日山,宋元以來居民甚多。洪武初,以勾引番寇,遺禍地方,守備都指揮李彝奏遷內地,島嶼遂虛?!?

        查一下該書《里圖志》,上黃竿屬于尊賢里,村十,白杜、埔尾、山兜、淡頭、溪埔、后卓、下吳、上黃、東坂、嶺口。相比之下,當時莆田縣政府把上黃竿移民安置在北洋平原主干溝南面,很不錯。從歷史記載看來,安置里以后,上黃村與上黃竿地名可以同時有效使用,即上黃村便是上黃竿,上黃竿便是上黃村,不會造成戶籍管理方面混亂。

        上黃竿是以姓氏命名的村落,移民的特點是到任何地方,村名都不會丟掉。而且家搬了,宗教信仰也一一移到了新的地方。這是不言而喻的。

        上黃自然村居民,最早是黃氏,到了明朝中后期,多了一個林氏。多了一個姓氏,后來宮廟就多了一座,各有各的社,供奉社公社媽。所以,在今天,這里有四座廟,屬于姓氏的兩座。有趣的是,不同的是社公社媽,相同的卻是媽祖信仰,媽祖金身早就進駐社,媽祖政治地位僅僅次于社公社媽,所以,在上黃村,沒有另外建造媽祖廟。

        而且我們還發現,由于上黃竿是屬于明初海島移民,所以她的媽祖信仰模式和湄洲墩大同小異。

        李福生先生在《李富與圣墩順濟廟》中說,《白塘洋尾李氏族譜》中有一篇我國最早記載媽祖生平圣跡演化與圣墩立廟賜額的文獻資料:廖鵬飛撰記于宋紹興二十年(1150)正月十一日的《圣墩祖廟重建順濟廟記》。這篇撰記對朝廷賜額“順濟”的歷史背景、廟址、奉祠等,均有十分明確的描寫。重點記載圣墩賜額二十七年后,李富承繼父志,不但捐資重建宏偉華麗的順濟祖廟同時,力排眾議,毅然把原廟中已按傳統排列百年之久的三尊神祇,作了新的位置調整,徹底改變了“湄洲神女”百年以來一直處于低微的傳統位置,從而把媽祖推向郡城木蘭溪流域,促進媽祖信仰在內陸的傳播。(莆田文化網2020-3-23)

        又說:“李富擴建圣墩順濟廟的同時,把原廟中已按傳統排列百年之久的三尊神祇,作了位置調整,移原祀西側的媽祖像于正中,把原祀的王者像移于左,原祀于左的白面郎移于右。媽祖從偏殿配享神成為正殿主神,這是媽祖信仰的一大突破,極大地提高了媽祖的信仰力度,為推動媽祖信仰的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在這里,所謂“原廟中已按傳統排列百年之久的三尊神祇”,與上黃竿的對照一下,相同的是都有媽祖信仰,不同的是湄洲墩廟主神原來是王者,上黃竿則是社公社媽。這說明,二者不是媽祖信仰的發源地,而是發源地媽祖信仰經驗的推廣者。

        媽祖離開人世后,在她的出生地賢良港、羽化地湄洲嶼和她的世居地西天尾鎮龍山村為她立祠奉祀,尊稱她為“媽祖”,是能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讓人發家致富的女神。這樣做,和鄉規民約一樣,是無聲的命令,具有號召力,要求村民向媽祖學習,繼承和發揚媽祖愛祖國、愛人民、愛科學、無私奉獻等精神,讓本村社會安定,平安無事,經濟發展。這一招令人拍手稱快,不愧是歷史文化名村,例如九牧林的老家就在龍山村。所以,媽祖不幸去世,誰也留不住她,但是,歷史文化名村的辦法卻是立祠紀念,把媽祖的優秀品質留下來,發揚光大,代代相傳。所以,歷史文化名村首創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媽祖進駐上黃竿和湄洲墩宮廟,正是推廣了發源地的經驗。

        上黃村媽祖信仰模式具有普遍性意義,這是因為在這里,黃氏的社有媽祖靈位供奉,后來的林氏也是這樣的,再聯系一下其他村的,結論也就這樣出來了。之所以讓媽祖金身進駐社,首先是經濟,花錢不多,村民經濟負擔得了。

        其次是離家近,開展媽祖信仰活動方便,有事情請求媽祖幫助也容易。特別是每年三月廿三媽祖誕辰,正是春耕大忙季節,媽祖進駐本社,祭祀等活動就可以有較多機動時間。

        其三,學先進,趕先進,與媽祖信仰活動中心關系密切。在北洋平原,西天尾鎮龍山村是個媽祖信仰活動中心。那里的媽祖廟人們稱之為“西山宮”。這里是臨近各個里、村媽祖信徒活動的地方。只要不是農忙,他們一般都會爭取參加,對西山宮有感情,關系密切。

        其四,媽祖后來進駐各村的宮廟,是因為媽祖信仰在莆田有了進一步發展。用哲學的術語說,這叫做點上開花,面上結果。這樣做,不是媽祖廟越來越多,而是信仰媽祖的人越來越多。所以,研究莆田媽祖信仰,一定要區分好哪是點,哪是面,切不可點面不分,把面上推廣的誤認為是點,是媽祖信仰的發源地。而且媽祖進駐各地宮廟,是件好事,說明媽祖政治地位高,學習她優秀品質的人越來越多。

        其五,學媽祖,見行動,這是最重要的一條,宋代莆田在這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一人紅,紅一點;一村紅,紅一片;村村紅,紅滿天。媽祖信仰的整個發展變化過程正是這樣進行著,由近到遠,逐步發展。初開始,由個別幾個地方傳承媽祖的優秀品質,以后成為了臨近里、村學習的榜樣;再下去則成為了興化軍三縣的榜樣。就這樣,130多年以后,連當朝天子宋徽宗也被媽祖精神所感動,請她出來做官,還讓媽祖得到第一個封號。早在公元前5世紀,老子就指出了精神文明建設的偉大意義。到了公元10世紀,歷史文化名村的人們竟然懂得運用老子思想,去進行鄉村精神文明建設,最終讓媽祖精神在莆田城鄉到處生根發芽,開花結果,士農工商四民,全面發展,名列福建甚至全國前列。這不能不說是歷史奇跡。

        綜上所述,上黃竿媽祖信仰模式具有普遍性。該村原為海島居民,明朝初年開始遷人內地,保留了原來的宗教信仰。所以,研究這種模式,有助于我們加深媽祖信仰整個歷史進程的認識。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