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略論劉克莊為官和文學成就的三個成因

      略論劉克莊為官和文學成就的三個成因

        □李福生

        劉克莊(1187~1269) 福建莆田人。南宋詩人、詞人、詩論家,宋末文壇領袖,辛派詞人的重要代表,詞風豪邁慷慨。早年是南宋最大的詩歌流派江湖詩派的領袖,后轉而推崇辛棄疾、陸游,頗多諷刺時事,反映民生疾苦之作,并成為與辛棄疾、陸游“三足鼎力”的愛國詩人。他一生既為官也為文,為官,官至權工部尚書、龍圖閣學士;為文,是高產、高齡作家,有《后村先生大全集》196卷傳世,其中詩5000余首、詞200多首、詩話4卷、賦1卷、和許多散文小品。他一生政績、文學成就如此之高,絕不是偶然的,筆者認為有以下三個原因:

        一、家族淵源和莆田科舉鼎盛奠定了劉克莊既為官又成一代文宗的人生路

        劉克莊一生文學成就與其家族和師友密切相關。由于興化文化傳統熏陶和家學淵源關系,劉氏家族逐漸從平民演化成為科甲世家、官宦門第、興化望族,其家族四代先后產生8位進士、10多位詩人和理學家。他們的共同點,除了政績外,在文學上都取得重要成就,都產生很大的影響。

        劉克莊的祖父劉夙(1124—1171),字賓之。少與其弟劉朔倆人皆“師事邑人理學大師林艾軒而得其傳”。南宋高宗紹興二十一年(1151),入京應試,考中進士。歷官吉州司戶參軍、建州和溫州府學教授、禮部貢院考官、秘書省正字、樞密院編修官、湖北帥參等職,并長時間擔任衢州、溫州等地知府。他為官,盡忠盡職,頗有政聲,“百姓德之”;為文,在理學、史學研究方面和文學創作上均有建樹,是理學家,又是文學家。他一生勤奮著作,著有《春秋解義》、《注漢書》、《續博古篇》、《史記正誤》2卷、《奏議》1卷。劉夙為人耿直敢言,厚名聞而薄利勢,立朝能盡言,治民能盡力,素“以言論風節聞天下”。

        劉克莊的叔祖父劉朔(1127—1170),字復之,高宗紹興三十年(1160)進士,歷官溫州司戶參軍、福清知縣、秘書省正字、福建安撫司參議官。著有《易占》、《圖書注》、《唐書注》、《春秋紀年圖》、《春秋比事》20卷,《二劉遺集》10卷。劉朔為官,“民皆德之”;亦文,著作豐贍,為后人留下豐厚的文化遺產。劉朔與其兄劉夙一樣耿直敢諫,劉夙挺持無假借,劉朔則濟議和易;至于輕祿位,重出處,厚名義,薄勢利,蓋不相讓云,被時人并稱為“二劉”。包括劉夙的另一堂兄弟、官至平江府通判的劉洵直(1119—1175)在內等人,都是莆田后村劉氏家族率先從興化走出去的人物。

        劉克莊父輩一代,也是英才輩出。劉克莊的父親劉彌正(1157—1213),字退翁,號退齋。孝宗淳熙八年(1181)考中進士,官至吏部侍郎。一生為官清廉;文學創作上,留下文集《退齋遺稿》、合著《謚誥》1卷。劉彌正傳四子:克莊、克遜、克剛、克永。

        劉氏“三世登科第者八人”除了劉克莊祖父劉夙、叔祖父劉朔、父親劉彌正外,還有其叔父劉起晦、劉起世,從兄劉宬、劉希道、劉希仁。劉起晦,字建翁,劉朔長子。孝宗淳熙五年(1178)進士。官歷福清縣主簿、監建康府榷貨務、貴溪知縣、江西安撫司機宣、秘書省正字兼吳益王教授。起晦以儒自奮,氣質端凝,識度宏遠,外柔內剛。也是一位文化人。劉起世,劉朔次子。寧宗慶元二年(1196)進士,官迪功郎,南??h尉,贈正議大夫。

        對少年劉克莊影響至深的叔父劉彌邵,字壽翁,號習靜。家有藏書數櫥,經常與兄弟臥起其間,素性狷介,勤學不輟,晨夕抄纂、考論,斷制義理,一以洙泗,關洛為宗,是一位大評論家,有《易稿》、《漢考》、《深衣問辨》、《杜詩補注》諸書存世。然而他雖然飽讀經書,卻屢試不第。中年干脆放棄科舉,專為教書為業,“凡里中佳子弟,良士友,多先生口講指劃之余”。

        到劉克莊這一代,其文學成就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首先是劉克莊,理宗皇帝贊揚他“文名久著,史學尤精”,特賜同進士出身。其弟劉克遜,以父蔭補官,曾任古田縣令,又知邵武軍,知潮州,還任泉州市舶,后任江東提刑、工部郎。他為官清廉,一生清貧,著有《西野集》、《劉克遜詞話》。二弟劉克剛,以蔭補官,曾知沙縣,知新州,知循州,知惠州。他“清約多才”,“修弊起廢”。小弟劉克永,字子修,一生為布衣,乃藏書家,能詩,著有詩集《刻楮集》、《刻楮后集》等。

        堂弟劉宬,字孟容,劉彌邵子。理宗寶慶二年(1226),由鄉賦擢丙辰進士。監慶元府苗米倉、羅源令、坑治司檢踏官、青田令、湯鎮催煎官、用科舉改宣教郞、知古田縣。著有《易稿》、《漢考》等。從兄劉希道,字志學,劉起世子。寧宗嘉定十三年(1220)進士及第。劉希仁,字居厚,劉起世子。寧宗嘉定四年(1211)進士,歷官建陽縣主簿、古田縣令、監左藏西庫、通判鎮江、臨安二府、提轄文思院、干辦諸軍審計司、司農簿、司農丞、秘書郞、江東提舉改湖南提刑兼轉運判官、兼攝府事、知潮州、倉部郞官、司封郞中、差知泉州改淮東運判、將作監等,積階至中大夫。

        族父劉洵直之子劉榘,孝宗淳熙八年(1181)進士,累官知縣、通判、左司諫、侍御史兼侍讀、制置使、工部尚書。他歷事四朝,為官明允,體恤百姓,剛正不阿。工詩文,善書法。著有《劉尚書集》30卷。

        以上敘述可以看到,劉克莊家族作為莆陽的科甲世家和文學家族延續有百年之久,貫穿于整個南宋時期。其家族進士和文學人才輩出,文學上,成就主要是詩詞,作品多,極具藝術特色,并在詩學理論方面頗具影響,成名最早的是劉夙、劉朔兄弟。這些目濡耳染的文學作品和詩學理論以及先輩們清正廉潔、剛介耿直的性格和不畏強權、敢于直言諍諫的精神,無疑對少年劉克莊的成長影響深刻。從小任性頑皮的劉克莊就是在這樣的家族環境中日濡月染,雖然其父劉彌正早年離開家鄉,很少顧及家庭及子女教育。但在飽讀經書,著作頗豐,教書為業的叔父劉彌邵的教育下,“少小日誦萬言,為文不屬稿,援筆立就”。也許就是他叔父和幼學老師林井伯、林綺伯、方澤儒等人的影響,少年劉克莊無意科舉,醉心于詩詞的韻律之中。在少年時就詩名遠揚京城的同時,也孕育了他作為詩人那種與官宦的職業格格不入,水火不容的性格、氣質、性情,也為他顛沛流離的一生留下了許多無法回避的伏筆。

        再說,劉克莊的故鄉莆田,歷史上素有“文獻名邦、海濱鄒魯”之盛譽?!捌翁镂奈镏?,自常袞入閩之后,延禮英俊,儒風大振。僻在南隅,而習俗好尚,有東周齊魯遺風(《風俗論集》黃公度學志)”?!捌翁锱f習,儉嗇勤力,衣服古樸。重廉恥,惜行檢。以讀書為故業,科名之盛甲于閩中。至論忠孝大節,則前輩風概有足以摩激千古者(《宏治志》)”。

        正是因為莆田這座重教興學、“科甲冠八閩”和科舉文化鼎盛的熏陶,以及劉家嚴格的家教、前輩的榜樣、豐富的藏書,以及嚴于仕進的氛圍等,都對聰慧穎悟、敏而好學、又能吃苦的劉克莊的思想、情感、道德、品質的形成,產生了極為重要影響,使他能在“小時獨步詞場,引弦百發無虛矢?!蹦茉谇嗌倌陼r就富有詩名,并在胄監(貴族子弟學校)的詞賦考試中奪魁。寧宗嘉定二年(1209),23歲的劉克莊以蔭補官,進入仕途,任將仕郎、靖安縣主簿,之后官至權工部尚書。在長達60年的仕途生涯中,他亦官亦文,文學創作出類拔萃,成為了南宋后期文壇領袖、辛派詞人的重要代表和一代文宗。這些都與劉家的家學淵源和莆田的重教興學之風息息相關的。

        二、陸游、辛棄疾等人愛國憂民的思想影響了劉克莊的為官和文學創作

        劉克莊所處的南宋(1127 -1279),雖然外患內憂,國土破碎,政治黑暗,國勢日下,但也是中國歷史上經濟最發達、科技外貿、對外開放程度較高的一個王朝;尤其在古代中國學術思想和文化藝術上,達到空前絕后的繁榮時代。政治上,既有南宋王朝外患深重、茍且偷安的一面,更要看到愛國志士精忠報國的一面。作為早期江湖詩派的領袖劉克莊,面對國淪陷南宋偏安,人民大量逃難江南,所形成的流離顛沛之苦,妻離子散之慘,國土淪亡之痛的場景,開始厭倦江湖派的膚廓浮濫。轉而推崇同朝代與自己有著相同的愛國熱情,相似的壯志難酬的悲情,相像的屢遭打擊罷官回鄉的境遇的文壇前輩辛棄疾、陸游,尤其對辛棄疾評價極高。并以獨辟蹊徑,謳歌現實,抒發情懷,富含愛國激情的詞作,成為南宋后期成就最高的辛派詞人。

        劉克莊對辛棄疾這位歷史上有著愛國者、軍事家、政治家與詞中之龍、豪放詞派領袖等盛譽的前輩非常敬重愛戴,并盡力推許崇尚之。劉克莊曾自言,對于辛棄疾的詩詞,他從小就能夠朗朗上口。辛棄疾逝世后,劉克莊應他的兒子辛憲稏和孫子辛肅的請求,為他們匯輯的《辛稼軒詞集》作序。劉克莊在《辛稼軒詞集》序中高度評價了辛棄疾堅貞不渝的愛國精神,認為辛棄疾“自昔南北分裂之際,中原豪杰率陷沒殊域,與草木俱腐”的情況下,能夠拔劍而起,率“北方驍勇自拔而歸,著節本朝”,為“名卿將”。他稱贊辛棄疾所進《美芹十論》和《上虞雍公九議》:“文墨議論尤英偉磊落”,“筆勢浩蕩,智略輻輳,有《權書》《衡論》之風”。他特別對辛棄疾縱橫達宕、豪放奔馳的愛國主義豪放詞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認為:“世之知公者,誦其詩詞而已。前輩謂有井水處皆倡柳詞,余謂耆卿直留連光景、歌詠太平爾。公所作大聲鏜鞳,小聲鏗鏘,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以來所無。其秾纖綿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他稱贊辛詞“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以來所無”。

        在之后的詞賦創作中,劉克莊以憂國憂民的熾熱情懷,與辛棄疾相似的豪邁詞風,成為了辛派詞人的重要代表,如《沁園春·夢孚若》詞:“嘆年光過盡,功名未立;書生老去,機會方來”;“披衣起,但凄涼感舊,慷慨生哀”。反映抗戰的《駕新郎》詞,驚呼國勢危急,“國脈微如縷”,激勵友人投筆從戎,“聞說北風吹面急,邊上沖梯屢舞”;“快投筆,莫題柱”等。

        對于與自己祖父同輩的著名愛國主義詩人陸游(1125-1210),劉克莊更是推崇備至。也許是從小就熱愛陸放翁詩詞的緣故,他深知,陸游一生命運多舛,自幼好學不倦。在飽經喪亂的生活中深受家庭愛國思想的熏陶,始終堅持抗金,即使在仕途中不斷受到當權派的排斥打擊時,中年還入蜀抗金。淳熙十六年,因上諫勸朝廷減輕賦稅,反遭彈劾,再度罷官。此后,陸游長期蟄居山陰,嘉定二年(1210年)與世長辭。陸游一生筆耕不輟,是一位創作特別豐富的詩人,集中存詩共約9300余首,詩詞文俱有很高成就。其詩語言平易曉暢、章法整飭謹嚴,兼具李白的雄奇奔放與杜甫的沉郁悲涼,尤以飽含愛國熱情對后世影響深遠。特別是那些和豪放派詞風相同的詞作,最能體現陸游的身世經歷和個性特色的,寫得慷慨雄渾、蕩漾著愛國激情。這些都深深地吸引和積淀著劉克莊學習詩詞和成為一代文宗的文采。劉克莊曾這樣描述他學詩的過程的:“初,余由放翁入,后喜誠齋,又兼取東都、南渡江西諸老,上及于唐人大小家數,手抄口誦?!?

        隨著年歲的增長,劉克莊越發敬佩陸游強烈的愛國熱情,愈加鉆研陸游現實主義的詩歌創作方法。特別對當時陸游和辛棄疾的詞一掃詞壇上的纖艷風格,迎合時代巨變,境界宏大,氣勢恢弘的豪放派詞風,創作視野廣闊,氣象恢弘雄放的藝術手法,倍加欣賞,并在傳承中加以弘揚。正如他《跋劉叔安感秋八詞》中所言:“長短句昉于唐,盛于本朝。余嘗評之:耆卿有教坊丁大使意態;美成頗偷古句;溫、李諸人,苦于挦撦;近歲放翁、稼軒,一掃纖艷,不事斧鑿,高則高矣……”又在《翁應星樂府序》中有著這樣的贊語:“至于酒酣耳熱,憂時憤世之作,又如阮籍、唐衢之哭也。近世唯辛、陸二公有此氣魄?!敝笤凇逗蟠逶娫捓m集》卷四中,劉克莊又對陸游的詞做了風格上的分類:“放翁長短句,其激昂感慨者,稼軒不能過;飄逸高妙者,與陳簡齋、朱希真相頡頏;流麗綿密者,欲出晏叔原、賀方回之上” 。也許是陸游勤奮多產的治學態度感染和影響了劉克莊的一生,在學習陸游詩歌之后,創作內容亦逐漸豐富,多以愛國內容和豪放風格見稱于時。

        此外,對劉克莊一生影響較大的,還有北宋的抗金名將宗澤,理學大儒真德秀和敢于口舌弭兵的同鄉好友方信孺等。

        宗澤(1060—1128)是劉克莊詩詞、文章、書信往來以及奏議中常提及的愛國英雄。今浙江義烏人,南宋著名軍事將領,剛直豪爽,沉毅知兵。進士出身,歷任縣、州文官,頗有政績。任東京留守期間,曾20多次上書宋高宗,力主還都東京,并制定了收復中原的方略,均未被采納。他因壯志難酬,憂憤成疾,七月,臨終三呼“過河”而卒。著有《宗忠簡公集》。

        劉克莊十分敬佩宗澤的愛國精神。他常提到宗澤,認為如果南宋能多有幾個像宗澤這樣愛國將領,國家領土就不致于被分裂。劉克莊《宗忠簡公遺事序》云:“其領開封也,粘、斡雖去,尚屯兵河上,都人懔懔,莫有固志。公至旬月,軍民按堵,拊凋瘵以恩,馭豪猾于威,降胡潰卒,望風向附。兩河群盜百萬,號公”宗爺“,愿效死力,山寨豪杰皆自備糧械,聽公調發?!?,虜不敢越汴而南,以公在下焉。后使杜充代公,虜始越汴犯淮,大駕去淮幸浙,而中原遂幅裂矣?!薄额}系年錄》詩云:炎紹諸賢慮未精,今追遺恨尚難平。區區王謝營南渡,草草江徐議北征。往日中丞甘結好,暮年都督始知兵??蓱z白發宗留守,力請鑾輿幸舊京。

        真德秀(1178 -1235),福建浦城人。南宋后期著名理學家,學者稱其為“西山先生”。與魏了翁齊名,二人在確立理學正統地位的過程中發揮了重大作用,創“西山真氏學派”。有《真文忠公集》。慶元五年(1199年),進士及第,開禧元年(1205年)中博學宏詞科。理宗時擢禮部侍郎、直學士院、禮部侍郎、參知政事等職,在南宋政壇享有很高的聲譽,敢于上書直諫。南宋中期權相史彌遠,對真德秀恨之入骨,但礙于真德秀的聲望,企圖以利祿、爵位誘怵他,而真德秀不為所動。寶慶元年(1225),被劾落職。劉克莊仰慕真德秀不畏強權,不為高官厚祿所動、攀附權貴的高尚品德。被罷里居后,時知建陽縣的劉克莊遂以師事之,倆人“講學問政,一變至道,自此學問益新矣”。真德秀去世后,他為真德秀作墓志銘。

        方信孺(1177-1222),劉克莊的同鄉摯友。今莆田市城廂區人。生有異質,幼能誦書,九歲落筆作文,人稱天才。約于慶元四年(1198),以父蔭補官,踏上仕途??犊覟?,事不辭難,頗有政聲。尤以出使金朝,以大智大勇,舌折敵酋,不愧為古代一位杰出的外交家。

        劉克莊十分欽佩方信孺忠貞不渝的愛國精神和不畏強敵,敢于口舌弭兵的勇氣,嘗云其:少小親公,晚受公薦,公退居,克莊亦奉祠,日相從于荒原斷澗之濱。劉克莊與方信孺過往甚密,受其影響頗深?!逗蟠逑壬笕分杏小额}方寺丞西山瀑布亭》《和方孚若瀑上種梅五首》《方寺丞新第二首》等詩30多首,這在與劉克莊交往的諸多人中恐怕是非常難見的。尤其是劉克莊創作的豪放詞《沁園春·夢孚若》是以極其奇特的構思和浪漫主義的表現手法,抒發了他與方信孺倆人滿腔熱血的愛國熱情以及壯志難酬、凄涼失意的悲憤,給世人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綜上所述,劉克莊與陸游、辛棄疾、宗澤、真德秀、方信孺等人有著相同的愛國情懷,相似的壯志難酬和相像的命運遭遇等,他們都憂國憂民,主張抗金,收復失地,卻壯志難酬。他們強烈鮮明的愛國精神、憂國憂民的思想特征、雄豪奔放的藝術風格和慷慨悲涼的壯詞宏聲有著相同的精神歸宿。既以豪放旗幟,震爍宋代詞壇,又廣泛深遠地影響了詞林后學。后人稱其“與放翁、稼軒,猶鼎三足”贊譽(馮煦《宋六十一家詞選例言》)是一點都不為過的。

        三、曲折的仕途和親民的的經歷豐富了劉克莊的為官生涯和文學創作

        宋嘉定二年(1209),劉克莊以“郊”恩補將士郎。雖然他無意科舉,潛心詩詞。但家族的傳承,科舉的氛圍等,使他在祖、父兩代進士官員的恩庇下,身不由己地開始了一生顛沛流離的宦海生涯。也是他一生“前后四立朝”的仕途經歷、顛沛流離的跌宕人生,孕育出詩人憂國憂民的愛國情懷、鞭撻時弊的直言不諱、落拓不羈的豪邁個性和詩心劍膽的人格力量。成就了他作為南宋后期文壇宗主的文史地位。

        宋嘉定三年(1210)劉克莊調任靖安簿,帥漕爭檄置幕下。他初涉官場,任勞任怨,贏得當地群眾的好評。嘉定六年(1213),其父劉彌正卒,他辭官守制,回到闊別四年的家鄉。嘉定十年,李鈺制置江淮,聘他為沿江制司準遣。他建議“抽調極邊戍兵,使屯次邊,以壯根本”意見不被采納,外議歸謗,便辭官得請宮觀閑差。從宋嘉定六年到嘉定十七年(1224年38歲)出任建陽知縣的十一年時間內,劉克莊大部分閑居在莆田,或行走在民間?;蛑挥卸虝旱臅r間離開過莆田,在福州司理參觀和真州錄事參軍等工作崗位上呆過一小段時間,便辭官得請宮觀閑差。十一年故鄉閑居,十一年城鄉生活,劉克莊沉入社會最基層。面對自身不能為老百姓排憂解難的無奈,只好用一首首直抵人心的詩歌,訴說底層民眾的疾苦,國破家亡的悲憤。也是在這一時期,他的詩歌創作開始不滿永嘉四靈的“寒儉刻削”之態,擺脫了四靈的影響,也逐漸厭倦江湖派的膚廓浮濫,濫觴于獨辟蹊徑,以詩謳歌現實,成就了他江湖詩派領袖的地位。

        宋嘉定十七年(1224),宋理宗即位。閑適十一年后,三十八歲的劉克莊復出,任建陽知縣。任上三年,體恤民情,做到“庭無留訟”,興學施教,做了不少好事,名聲很好。也在任上,認識和師事了影響他一生思想的著名理學家真德秀。是時,真德秀因不滿奸臣史彌遠擅權廢立,借假順道回家鄉浦城。劉克莊久慕真德秀的大名,一聽說真德秀辭官回鄉休閑,趕快直奔浦城,投入真德秀門下,成為真德秀的門生,從此一生大力宣傳理學。

        宋寶慶三年(1227),奸臣史彌遠發起中國文學史上著名的“江湖詩禍”,《江湖集》被劈板禁毀,詩人被謫貶流放。作為江湖詩派領袖的劉克莊,當然也“罪責難逃”。本已“押歸聽讀”的劉克莊,幸得簽書樞密院事鄭清之的保護,又一次逃脫下獄流放的厄運。紹定二年(1929),改任潮州通判,不久,就被劾以“嘲詠謗訕”的罪名,尚未赴任,又被去職,改領宮觀閑差。于是,已四十二歲的劉克莊回到老家,開始長達六年的賦閑歲月。他游歷河山,閱覽民間,深入基層,體驗生活。喪權辱國的悲憤,民間百姓的哀傷和無可奈何的長嘆……,流暢出一首首蘊含著人民的血汗、士卒的生命、愛國將士壯志難酬和詩人愛國情感的政治性詩篇;組成了一部氣勢恢宏的南宋社會史詩。也逐漸形成了“與放翁、稼軒,猶鼎三足”的豪放派詞人的重要代表和宋末文壇領袖的地位,也正是這些政治抒情詩確立了在中國文學史的地位,當之無愧地成為了一個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

        宋紹定六年(1233)六月,真德秀復出為福建安撫使。劉克莊應邀請赴其幕下任將作簿兼帥司參議官。不久,真德秀應召入朝后并以“學貫古今,文追騷雅”舉薦劉克莊。宋端平元年(1234)九月,劉克莊回到臨安,又改任宗正寺主簿。宋端平二年(1235)六月,劉克莊任樞密院編修官兼權吏部侍右郎官,走上大宋政治舞臺的中央,開始那種自己并不擅長的職業政治家生涯。同年七月,劉克莊以他率直、倔強的詩人性格,寫下一篇關于揭露奸臣史彌遠罪行的奏折,給當朝執政者出了一個大難題。

        于是,一紙詔書,將劉克莊請出朝廷,到基層鍛煉。從宋端平三年(1236)始,劉克莊出任過漳州知州、袁州知州、江西提舉常平公事、廣東提舉常平公事、廣東轉運使、吏部侍右郎宮、江東提舉常平公事、將作監、直華文閣等等職務,直至宋淳佑六年(1246)七月,召回臨安,改任太府寺少卿。十年間,劉克莊的任職可謂是“走馬觀花”,有的只干幾個月,有的還沒有到位就匆匆變動,還多次擔任授官宮閑差和提舉宮閑差。同年八月,年已六十的劉克莊,令赴行在奏事,以母老乞歸,理宗不許,在宋理宗贊其“文名久著,史學尤精?!敝?,賜同進士出身,除秘書少監,兼國史院編修,實錄院檢討、崇政殿說書,不久又暫兼中書舍人。一身兼五職,躋身于朝廷顯要,成為朝中重要的命官。不久,劉克莊的詩人性格又重蹈覆轍,再次陷入朝權之爭中,參與奏請罷免宰相史嵩之,再次給皇帝出了個難題。于是又是一紙詔書,讓年已六十的劉克莊再到基層掛職。

        宋淳佑七年(1247)二月,劉克莊出任過漳州知州、提舉宮觀閑差、宗正少卿、福建提刑等職務,走馬燈似地變換領導崗位,工作時間似乎都在上任的路途上。宋淳佑十一年(1251)初,劉克莊起復回朝,以秘書監、兼太常少卿、直學士院。十月升起居舍人,又兼侍讀等職再次躋身于朝廷顯要的位置。然而還不到一年時間,又因為詩人的直言不諱和高談闊論,得罪了包括皇帝、宰相、各部尚書等在內的君臣。于是只能再次以宮觀回家閑居,這一走已經66歲的劉克莊又在家偷閑八年時間。

        景定元年(1260),劉克莊年七十四,其時賈似道還朝為相。六月,詔令劉克莊赴京復職,除秘書監,道除起居郎,兼權中書舍人。十一月,除兵部侍郎,直學士院。景定三年(1262),劉克莊權工部尚書兼侍講,屢為理宗器重。度宗咸淳元年(1265),劉克莊年七十九,郊恩進封劉克莊莆田縣開國伯。咸淳四年(1268),劉克莊年八十二,度宗御筆親批:“劉克莊謝事先朝,年事俱高,特除龍圖閣學士,仍舊致仕?!?

        回眸劉克莊的一生,他在政治道路上的跌宕起伏完全源于其詩人的性格與命運。也是這樣的屢屢受挫的仕途,顛沛流離的經歷,才能為他的詩歌提供了豐厚的創作源泉;才能極其自然地傳承了杜甫的人民性和陸游的愛國主義精神。如“陌上行人甲在身,閨中少婦淚痕新。邊城柳色連天碧,何必家山始在春?”(《贈防江卒》)既同情征夫思婦的離別之痛,又勉勵戰士忠于職守、以國為家。又如:“詩人安得有春衫?今歲和戎百萬縑。從此西湖休插柳,剩栽桑樹養吳蠶!”(《戊辰即事》),是對辱國偷安統治者進行了辛辣的諷刺?!皯n時原是詩人職,莫怪吟中感慨多”(《八十吟十絕》),是劉克莊詩作秉承的現實主義脈絡。而面對南宋后期,喪權辱國的朝廷,奸臣弄權的政治,民不聊生的社會,壯志難酬的悲憤,他的詞作,吐露出拳拳的愛國激情。迸發出與陸游、辛棄疾一脈相承的豪放派詞風。難怪乎后人贊道:“后村詞與放翁、稼軒,猶鼎三足。其生于南渡,拳拳君國似放翁,志在有為,不欲以詞人自域似稼軒?!蔽膶W史上也有“辛劉”之美稱。

        劉克莊一生,歷孝宗、光宗、寧宗、理宗、度宗五朝,幾乎貫穿于南宋中后期。他年輕時,像辛棄疾、陸游一樣,關注現實,熱愛祖國。他一生跌宕起伏,成就彪炳史冊,盡管仕途坎坷,屢遭打擊,仍不改初衷,心憂國事,敢于直面現實,敢于鞭笞邪惡,有著老杜情懷。他非科班出身,為官卻仕宦顯達,官至尚書,頗有政績,為人清廉,受人敬仰。作為南宋杰出的詩人,詞人、學者、文學家。他才華橫溢,一生著述甚豐。作品體裁豐富,題材廣泛。詩作質樸清新,詞作更勝其詩,豪放雄渾。無怪乎真德秀能以“學貫古書,文追騷雅”贊之,宋理宗能以 “文名久著,史學尤精”贊之。后世人更以“宋末文壇領袖,辛派詞人的重要代表,一代文宗?!钡确Q號譽之??傊?,劉克莊在中國文學史上,必定是影響深遠、歷久彌新。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